须有终

吴子熊玻璃艺术馆的
介绍说玻璃易碎,
但雕琢了故事的玻璃是永恒的

思品书里的
竞争与合作

不是永不交叉的铁轨,倒像同一株雨树上的枝叶,虽然隔开三十尺,但是同树同根,日开夜阖,看同一场雨直直落地,与树雨共老,挺好。

怪你过分温柔
图源 我澈 转自微博